主页 > 奇·趣事套白条的方法
2018-10-08 01:45

套白条的方法:张家口市“11·28”爆燃事故:死者DNA鉴定已完成7人

套白条的方法 — 【客服VX—ding08892】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原标题:监管与看护并行治疗与改造相伴

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柳林监狱是北京市唯一一所集中关押传染病犯的监狱。艾滋病犯监区是这所监狱中最为特殊的监区,这里的服刑人员交织着吸毒、犯罪和诸多病症,监狱民警肩负着教育改造、看护治疗的职责,同时还时刻面临着可能的感染风险。

12月1日,第31个世界艾滋病日,记者来到这里,探访与艾滋病病毒日夜相伴的他们,以及他们背后的故事。

李全成,27岁,从部队转业到柳林监狱刚满两年,却已是艾滋病监区颇受欢迎的民警。年轻、高知、热情,成为拉近他与这些艾滋病犯的“砝码”。不过,在教育改造艾滋病犯时,如何保持安全距离,李全成并非没有纠结。

因为经历过部队历练,李全成初到艾滋病监区时并没有太多不适。他对艾滋病犯没有任何歧视心理,也很愿意和他们聊天沟通。但他也逐渐了解到,病犯们很多都患有肝炎、梅毒、皮肤病等多种并发症,非常容易传染。正因如此,柳林监狱要求民警下监区都要佩带一次性口罩和手套。在一次下班教罪犯整理内务的过程中,为了把被子叠得像部队那么规整,手套明显有些碍事。李全成犹豫了一下,还是摘下手套。这个小小的举动,让艾滋病犯们颇为感动,对这个年轻民警又多了几分信任。

管理艾滋病犯不容易,李全成觉得自己“身兼数职”:既是教师,也是医生,还是看护,偶尔还需要充当爸妈的角色。“艾滋病犯很多都非常孤僻,他们的心声需要有人去倾听。”李全成说,除了每天几乎上百次出入监区送药、送水、出工、内务等等大大小小的常规事务外,他还得想方设法走进他们的内心。

班里有一名罪犯性格非常孤僻,谁都不理,还总在会见日跟家人抱怨狱友欺负他。李全成调查了一圈,发现这名罪犯所谓的被欺负都是编造出来的,目的是为了得到家人更多的同情。于是,李全成主动走近他,整整4个月,只要班内组织活动就拽上他,只要有时间就去跟他聊天。起初,谈话完全是自说自话,换不来对方一点反应。但在李全成的执著下,这名罪犯最终还是打开了心扉,并主动找他谈话。

副监区长沈安强2009年就来到柳林,如今已近10个年头。谈到这10年来对艾滋病犯的管理,沈安强认为:“比过去好了很多。”

沈安强告诉记者,近年来,艾滋病犯监区关押人员结构有了明显变化,罪犯素质普遍较高,经济类、职务类犯罪比例增加,对管理和改造工作也提出了新的要求,“布置工作要合法合理,奖惩要有理有据,谈话要让他们理解和接受,监狱为此也在不断探索新的工作方法”。与此同时,对艾滋病犯的治疗也愈加规范,艾滋病监区成立至今,除了一人因拒绝治疗死亡,再没有因病去世的。

由于是病犯监狱,柳林监狱内设有一家医院,专门为在押的服刑人员进行治疗。郭涛就是清河医院传染科的一名医务民警,且对口治疗艾滋病犯。

郭涛介绍,艾滋病犯在确诊并被柳林监狱收押以后,医院会对其全面体检并对病情进行评估,然后针对每个人制定不同的治疗方案。平时的抗病毒药物都是由他开具长期医嘱,由护士配药,再由监区民警每天取药、发药,监督罪犯按时用药,保证罪犯进行不间断的抗病毒治疗。

31岁的郭涛,结婚不到1年。从2016年初到艾滋病监区后,他每周都要下监区巡诊两次,且随时准备入监区处理紧急发病情况。和监区其他民警一样,面对诊疗对象,郭涛也面临职业暴露的风险,“有次一名罪犯对我说,你说艾滋病一般接触不传染,那你怎么还戴手套?从那之后,我再做诊疗时就不再戴手套了,为的就是让他们对我们更加信任”。

无论是李全成、沈安强,还是郭涛,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对周围人隐瞒了自己的工作性质,不敢和家人或是朋友直言要日日与艾滋病犯相处。他们坦言,周围人对这样的工作,恐怕还是很难接受。

对于每天都面对着感染风险的一线民警,柳林监狱相关负责人直言“心疼”,“对柳林的民警来说,他们与艾滋病犯在一起的时间比与媳妇、爹妈在一起的时间多得多,他们工作非常辛苦,还要长期面对感染风险。但对于这一民警集体,仍缺少足够的照顾和关爱,希望他们的付出能够更多地被理解”。

据了解,柳林监狱自2001年开始接收第一批艾滋病犯,目前在押20余人。秉承“在治疗中改造”的理念,柳林监狱不断完善管理手段和管理规范,并配合严格的医疗辅助,在帮助艾滋病服刑人员恢复身体机能的同时,安排适合他们的劳动和生活内容,使其重拾生活信心。同时,监狱对罪犯严格管理、严格教育,提升其身份意识,并通过日常制度、行为规范、自身修养等教育,促使他们改造转化、重新做人。(记者 黄洁 张雪泓)

(责编:陈羽、张雨)

套白条的方法 — 【客服VX—ding08892】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原标题:两年三万元,少儿编程到底学些啥)

资料图

一个半小时的试听课结束后,儿子很兴奋,在课程销售的热情推介下,杭州的程芳(化名)刷了近3万元,给儿子报了两年半的编程课。

“这是目前为止,给他报的最贵的兴趣班。”

最近两年,在中小学生的课外培训市场上,少儿编程像一匹黑马冲了出来,日渐火热。

上个周末,钱江晚报记者走访了杭州几家少儿编程的培训机构,每家都有不少家长带着孩子在试听、咨询、签约。

给娃上培训课就像围城,外头的想进去,里头的又在后悔。这不,最近就有一位妈妈在杭州本地论坛上发帖称自己是一位“花三万给儿子学编程的傻妈妈”。

被追捧的少儿编程究竟在学什么,家长和孩子为何愿意花这么多钱进去。钱江晚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9岁来学编程,已经有点迟了

从杭州文一路、文二路到文三路这个高新文教区内,有四五家主打少儿编程的培训机构。

“这周边学校多,而且都是不错的学校。”一位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说。

周末,钱江晚报记者在文三路附近一家培训机构内看到,三三两两的家长坐在休息区外,孩子都在教室内上课。

这里的教室基本都是小间,有四五间,每间教室少则两三人,多则五六个孩子,每人一台电脑,年轻的男老师站在前面授课。

一位妈妈带着9岁的儿子鹏鹏正在咨询课程。

孩子妈妈说,自己是文科生,完全不懂编程,儿子以前也没接触过,但身边有好几个朋友的孩子在学,就过来了解一下。“不过,我老公觉得他现在学,有点太早了。”

“不早了,我们这里最小的是6岁,正好,说实话,9岁已经有点迟了。”旁边的工作人员说。

在和这位妈妈的沟通中,培训机构的老师说了两层意思:一是,大数据时代,掌握编程是这代孩子的基本技能,而且学习编程可以培养孩子的逻辑思维、创造力、想象力;二是编程学好了,对各个阶段的升学都会有帮助。

这些是不少培训机构在推介课程时都会拿出来的两个理由。

“杭州一些民办初中,对在全国性的编程大赛中拿到奖项的孩子,录取时候是有倾斜的。还有含金量最高的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NOIP),一旦拿到名次,等于半只脚踏入名校了。”这位老师翻出了一些民办初中的招生条件,一一介绍这个领域含金量高的几项比赛,“来我们这里的家长,大多是出于这个目的。”

之后,鹏鹏试听了一个小时的课程,在老师的指导下,在一款名叫scratch的软件界面中制作完成了一款小游戏。

这让鹏鹏很兴奋,他缠着妈妈说想学这个。

“他可以先从scratch学起,一周上一次课,差不多一年就可以学完。”根据培训机构提供的课程来看,他们每节课的主题都是完成一款小游戏,游戏类型有猫捉老鼠、小美换装、植物大战僵尸、超级玛丽等,培训机构的老师给出了一个价格:一万五千多元,这还是优惠打折过的。

孩子试听完课程,就来了兴趣

比鹏鹏大一岁的小斌已经学了半年,同样是scratch,爸爸陈先生在培训机构的建议下报了一年半的课程,费用2.7万元左右。

给儿子报班前,陈先生对少儿编程的认知几乎为零,“现在都在讲AI时代,杭州又是互联网城市,学这个总是有用的吧。关键是他有兴趣,学了几节课就能有作品了,很有成就感。”

一旁的小斌略带自豪地说:“我可以自己设计游戏啦。”

对于是否考虑通过编程来给升学加成,陈先生倒是没想过,“那应该很难吧,要拿到名次才可以。”

鹏鹏的妈妈则说随缘,“他有兴趣,就给他学,以后真能比赛出成绩最好,不行也不勉强。”

让鹏鹏和小斌感兴趣的scratch课程,正是所有少儿编程机构的教学内容。

据了解,Scratch是一款由麻省理工学院(MIT) 设计开发的少儿编程工具。特点是使用者可以不认识英文单词,也可以不使用键盘,就可以进行编程。

从孩子操作这个软件的情况来看,在有人指导的情况下,即便是6岁的孩子,也可以按照例子完成一个完整的可运行的程序,这个过程会用到涂鸦、声音、图片等有趣的元素,所以很多孩子几乎一眼就会喜欢上这个软件。

掏了3万元,这个妈妈后悔了

35岁的小海(化名)今年辞职,专门为参加编程竞赛的中小学生做辅导,目前有5个孩子跟着他学习。

小海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的是计算机方面的研发和管理工作,先后做过iOS开发、数据库、Java后台,以及人工智能方面的研发。

“我是机缘巧合走上这条路的,去年辅导同事一个8岁的孩子学习c语言,今年他父母想让他参加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我才知道还有信奥赛。对不少家长来说,这是升学的一条途径,我看有市场,就辞职专门做这个。”

在小海看来,许多培训机构提供的scratch课程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编程,只是一种编程启蒙。

“它偏游戏化, 所以小孩子都喜欢,低年级的学生,比如六七岁,或者七八岁的小朋友,可以先去学scratch,这个对编程也是有帮助的。但是,这并不是必须的过程。年龄大一点后,没学过scratch,也能直接学C和C++。”

在论坛上发帖声称自己是“傻妈妈”的huanghj2882在帖子里说,今年花了近3万元给9岁的儿子报了少儿编程,当时在课程老师的推荐下从scratch学起,上了快40节课后,和亲戚家的孩子一比,才发现花了这么多钱和时间,儿子的进步并不大。

“亲戚的小孩比儿子小半岁,也在学编程,说起计数器、累加器、函数、二进制十进制这些专业知识,我儿子竟然都不知道。”

这位妈妈现在认为,不该花那么多时间和那么贵的学费去学这个。

少儿编程到底该怎么学

和很多本身对编程就一知半解的家长相比,恒爸是陪着儿子学编程。这位博士爸爸虽然是文科生,但很喜欢电脑游戏,恒恒三年级时,在学校里参加了一个关于scratch的创意社团,他自此开始边自学边教儿子学习。

一年时间下来,恒恒获得了挺有含金量的几个奖项,算是小有成就,恒爸对越来越火爆的少儿编程有了自己的思考。

“scratch是积木类型的,拼搭方便,直观,很容易就能让小朋友有成就感,所以很多地方都在学。但我觉得它算不上真正的编程,但它使得孩子学习有了可能,也培养了一定的编程思维。如果入门的话,小学三年级完全来得及,没必要那么早。”

恒爸没有给儿子报编程类的学习班,因为在他看来,scratch完全可以自学,“外面的班我去试听过,老师教得慢,也太贵。”

杭州青少年活动中心也开设有和编程有关的兴趣班,今年招生多达1400多人。据介绍,从两三年前开始,每年报名的孩子起码增加20%。

“我们的招生是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孩子的理解力、思考能力、包括数学基础等,这些都会影响到编程学习,我们觉得从这个年龄段开始更合理。”活动中心科技部的一位老师说,他们的编程学习也包括scratch,但不会花费大量时间,最多30次课,“对多数低年龄段的孩子来说,他所学习的scratch,更多是一种模仿,比如做了一个作品出来,但他未必能理解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位老师表示,这种游戏的确对训练孩子的逻辑思维有帮助,但不是每个孩子都适合学编程。“对低年龄段的孩子,有很多其他途径。”